官方微信
CNPC-online
新闻中心 > 石油传统

【石油精神】国赛问鼎 一战成名

独山子石化优化生产运行 提质降耗名列前茅

11月16日,距离“2020年全国行业职业技能竞赛——第二届全国油气开发专业采气工竞赛”落幕已25天,首次走出深山代表中国石油参赛便一举夺金的90后小伙弋小东,正在学习绘图软件,提高三维制图应用能力。

厚积薄发

弋小东,30岁,2011年参加工作,西南油气田重庆气矿忠县作业区吊钟坝中心站员工。此前参赛经验为零的弋小东,4月26日,首次代表作业区参加气矿技能竞赛海选,便在46进20中胜出。经1个月集训后,参加分公司100进40选拔再次胜出,随后在6月底的40进30、7月底的30进15、8月底的15进9,以及9月底的9进7淘汰赛,一路过关斩将,挺进国赛。

对于30岁才“出山”的弋小东,很多人不解:“早干啥去了?”对此,弋小东却说:“之前从能力到心态都不成熟。”工作10年,弋小东和许多同龄人一样,从喧嚣城市到寂静深山,对未来既憧憬又迷茫。

弋小东身处一个能人辈出的环境。每年,单位的培训、竞赛贯穿全年,技师、专家组成的教学团队能覆盖到每一个人,总有人在督促你学习、进步。同时,单位对高技能人才的培养力度也在逐年提升。

这种潜移默化的良性竞争氛围,激励人也刺激人。

2017年中国石油采输气大工种职业技能竞赛银牌获得者蓝羽,曾是弋小东同年参加工作的同龄人。看到别人用7年时间走完初级工到技师的17年“路程”,弋小东“佛系”的被动思维被彻底改变。

在有着26年一线工作经验的采气技师余慧和曾获中国石油采输气大工种职业技能竞赛银牌的冷聪,两位师傅的倾囊相授和鞭策鼓励下,2017年,弋小东开始了有“预谋”蛰伏的积累。

众人“托举”

今年5月,报名参加气矿选拔赛时,靠前期自学勉强入围的弋小东,自信心每天都在残酷的现实中被击碎和重组,自我怀疑和否定如影随形。

培训初期,由于身边同学大多是有参赛经验的技师和高级技师,培训节奏、进度、难度都远远超出了弋小东的认知和预期,以至于跟不上、听不懂的情况每天都在发生。这让他非常沮丧。

操作差、理论弱、知识储备、技能水平和现场经验的短板比比皆是。教练为新人开“小灶”,每天利用饭前、睡前和午休等时间加练。仅在线计量装置清洗这项操作,弋小东就多了50%的加练机会,赶不上饭是常事。

为缩小与别人的差距,弋小东每天听课培训、理论学习、实操练习,晚上看书到凌晨,充分利用一切时间,用于加练操作和“翻新”烂熟于心的基层知识。

由于现场经验不足,知识储备不够,很多理论知识只能单纯熟记,没法理解,让后期培训非常吃力,随时面临淘汰。弋小东认为,除了加学加练外,没有捷径可走,每天刷1000+道题是常态。

早上30分钟的晨练,成了弋小东复盘前一天学习内容的整块时间。虽然每次测验成绩都居中,偶尔吊尾,但弋小东每天坚持复盘解析自己的不足,整理自己专属的错题集。

培训时脑袋偶尔放空,会被教练及时揪出;情绪低落,会有队友开导解压;遇到瓶颈,团队成员也会倾其经验帮助解决。他说,自己的每一次进步,都是团队众人的合力“托举”,让他在参加分公司100进7的5轮淘汰赛中成功突围。

贵在“不弃”

“你家小东好久没回来?”集训期间,这是同在吊钟坝中心站工作的弋小东的爱人黄珊,回答同事、朋友最多的问题。她说:“别人看到的是最强黑马,我看到的只是使劲飞的笨鸟。”

“爸爸,拿金牌拿第一。”每天晚上,黄珊都会陪弋小东视频,两岁的女儿也会奶声奶气地给他加油,在弋小东进退踌躇间推一把,尤其是最后阶段。

对弋小东来说,每一次晋级都是惊喜,一边说着放弃,一边咬牙坚持的事每天都在重复。

决赛前最后一轮9进7淘汰赛,弋小东第6名踩线过的成绩,让他惴惴不安。怕拖团队后腿,怕给单位丢脸,成了他决赛阶段最大的心理负担。

为让自己达到最佳竞技状态,决赛前,在团队帮助下,弋小东找到自己的解压方法——观察高分选手操作细节。每次考试都虚拟一个陪考场景,按照对方最快节奏跟进完成,既能让自己安静又能暗示自己提速,即便中间出现差错,也能及时纠正处理,保证操作的节奏和步骤始终在线。

“此次参赛,学到的东西、认识的人比结果本身更加重要。”弋小东说,“之前在站上每天看1个小时书,就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出来后,每天睁开眼就在拼命学,身边每一个比你优秀的人都比你更努力。”

“之前过得太自我,以后会珍惜每一次培训锻炼的机会,让自己变得更好,希望成为女儿的榜样、家人的骄傲。”说这话时,弋小东满脸幸福。

记者:丁会

编辑:栾奕

责编:向爱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