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CNPC-online

大港油田金凤鸣:哲学思维找油

大港油田金凤鸣:哲学思维找油人

2021/02/01 信息来源:大港油田



■ 金凤鸣


■  大港油田首席技术专家

金凤鸣是大港油田首席技术专家。他把自己对石油全部的深情挥洒在华北、大港两个油田,先后主研与合作完成科研项目30多项,技术指导完成科研项目100多项,作为主要贡献者参与发现了数十个油气田(藏),合计新增石油地质储量达6亿多吨;出版著作6部,发表论文70余篇,获国家发明专利9件,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省级特等奖及一等奖7项。

油气当量提供了安全有力的测井技术支撑。

 矢志找油 在没走过的地方蹚出路来


因家境贫困,金凤鸣靠国家助学金完成从中学到大学的学业。他立志回报祖国,用所学知识找到更多的石油。1986年,金凤鸣从长春地质学院毕业来到华北油田。

  当时的华北油田已经开始进入快速递减期,原油产量曾一度降到谷底,储采矛盾十分突出。他接手的第一项课题很“烫手”:晋县凹陷地质综合研究。

  这是一个经过勘探多年没能突破的地方,一度被地质界认为凹陷北部是富含剧毒硫化氢的“臭油区”,南部则是中生界的“无油区”。总而言之是勘探的“禁区”。

  金凤鸣认为,老探区历经了数十年的勘探,固守老思路就无从下手。从某种程度上讲,在某个领域没有油气,找不出油来,实际上是找油理念的枯竭。

  他下得去苦功夫,用哲学思维重新破解地质困局。他应用当今地质勘探的最新理论成果,打破传统的思维模式,引入全新的地震地层学研究思路和方法,仔细查阅了该凹陷的上百本研究报告以及上万个钻井、录井等资料数据。

  经过潜心研究,金凤鸣得出晋县凹陷南部是不含硫化氢的“香油区”的结论,首次引入合成地震记录标定技术和地震地层学研究方法,选准赵29井,钻探获得油流。但由于成藏条件复杂,后续连续4口探井相继失利,科研团队严重受挫。

  地质研究充满变数,更充满希望。一年时间,金凤鸣顶住压力,与团队深化地质研究,重新选择突破口,提出钻探赵39井的建议。面对赵39井钻遇设计层但未能解释出油层的情况,金凤鸣在对地质资料做了全面分析后,提出该井地层为低电阻的设想,大胆冲破了认识上的“禁区”,按照这一思路进行试油,终于获得了工业油流。随后他们乘势而上,继续扩大战果,最终发现了赵州桥油田。

  在冀中、二连、山西近7万平方公里的广阔地域,金凤鸣通过创新思路和方法,一次次将“不可能”变为现实,一次次从“山重水复”走到“柳暗花明”,“找油”的重担他一刻不敢松懈。他说:“勘探工作与其他行业最大的不同就是极具开拓性、挑战性,要在别人没有走过的地方蹚出路来,在别人认为没有油的地方找出油来,这才是勘探人终生的使命和奋斗的事业。”


眼中有光 创新思维才有不息生命力

“石油首先存在于地质家的脑海里。”埋藏于几千米地下的油气藏,沉积、运移、发育和富集规律,如同一个个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深深吸引着金凤鸣。

  地质人员的科学态度加上创新思维,就会产生认识上的跳跃和勘探上的突破,金凤鸣深明此理。针对我国东部老油田勘探程度高、构造油气藏发现殆尽的困难局面,金凤鸣以辨证的思维看问题,敏锐地意识到必须用新的找油思路开辟新的找油领域,从寻找构造油藏转向寻找更加隐蔽的地层岩性油气藏。

  “找油就像一日三餐,每天都在琢磨,已成为习惯。”对金凤鸣来说,每天工作8小时是远远不够的,一天专门从事研究的时间经常达到十几个小时。常常是为了找到一个正确答案,他吃饭、睡觉也在不停地思考,甚至夜已过半突然有了灵感,就赶紧起床写下来,完全进入了一个忘我的境界。

  凭着超越自我、敢于走前人未走过的路的信心和恒心,金凤鸣在攻克隐蔽油藏这个难关上潜心研究,让思想解放与地质创新进行一次次哲学嫁接,在实践与认识的一次次高度融合中拨云见日。“他对地质研究有着高度负责的态度。”从事地质研究的董雄英说,“为了获得对地下最客观最真实的地质认识,他和我们一起几十次、几百次地推演,一遍一遍反复推敲论证。”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率领团队研究揭示了断层负地貌河道砂等非构造油气藏模式,建立了滚动勘探技术方法,在过去认为“不可能有油”的地方,实现了岩性油气藏勘探的突破,并由此带动了中国石油全局性地层岩性油气藏的勘探,经济效益巨大,被业界誉为“中国石油全局性地层岩性油藏勘探的开拓者”。在大港油田,金凤鸣和团队突破传统观念,建立了“古生古储”潜山成藏新模式,部署钻探的营古1井、营古2井、歧古8井获得重要突破,实现了大港石油人“油田下面找气田”的梦想。

  金凤鸣认为渤海湾盆地是石油富矿,最怕自己深入宝山空手而归。为了找油,金凤鸣夙夜操劳,无怨无悔。他把“创新登攀,把工作当成事业,把事业做成爱好”作为工作信条,以自身的言行感染带动和培养了一大批科研骨干,共同为点燃老油田的新希望发力。

锲而不舍 在奋斗中绽放信念的光芒


 一个人的创造力来源于对事业的无限热爱,不管是在华北油田还是在大港油田,金凤鸣的工作属性与追求始终如一。

  “大港油田就像一只打碎了的‘盘子’,然后再踢上一脚。”金凤鸣这样形容大港油田的资源。大港油田资源油气资源丰度低、资源分散、目的层埋深大、成藏条件复杂。这就决定了大港油田的勘探工作必须从精细入手,提升勘探质量,以最小的代价,发现更多油气,获取更多储量。

  “我们知道地下有石油储量,得想尽办法把它找出来。”金凤鸣和团队成员曾彻夜伏在桌案前,一口井一口井分析,一组组参数反复试验,仔细比对数十万条粗粗细细、密密麻麻的测井、录井地震曲线剖面数据。有时为了获得最佳效果,他们不惜几十次、几百次地调整参数,一遍又一遍地反复运算。

  正是靠着这样一股孜孜以求、锲而不舍的韧劲,金凤鸣和团队一起研究揭示了大港油田埕海断坡三角洲前缘构造岩相带发育机制,建立起了构造岩性油气成藏新模式,部署多口探井均获高产油气流,整装探明埕海斜坡区石油储量,成为大港油田油气生产的重要战场。他们突破国外海相页岩油富集理论认识,揭示了大港油田沧东孔二段陆相页岩油富集机理,部署两口水平井获得稳定试采产量,引起国内外高度关注,并入选“近年我国油气勘探十大重大发现”。

  油气勘探是综合运用的系统工程,有着高投入、高风险的特质。在国际油价低迷的形势下,勘探开发亟须降低成本,金凤鸣把这些都记在心里。一有空闲,他就往井场跑,常常请来勘探、录井、测井等各方面的专家为油井会诊,反复核实一组组数据,认真对比一张张剖面图,也常常会因为对地下认识不同与专家们争论不休。当确定了地下靶点后,金凤鸣就开始研究最优方案,既达到地下目的层最优,又要达到投资最优,目的是通过技术创新为企业创造最大效益。“在滨56-1H井现场,他及时发现了设计上的一个角度问题,立即修正了设计,节约了几百万元的投资。”勘探研究人员韩文中说。

  2020年,金凤鸣站在了全国劳模的领奖台上。已经56岁的他,谈及地质研究时依旧朝气不减,时光仿佛未曾改变那个曾经逐梦石油的青年的面容。求索、创新、登攀,在金凤鸣找油的人生中,“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华美乐章经久回响……


撰 稿:刘英

编 辑:姚婕娜

责 编:向爱静